常玉《曲腿裸女》这幅画卖了2亿港元,但你看得懂吗?


    《曲腿裸女》中,人物的姿态结构精妙,其抬起的右膝为此仰卧的正向身体平面自水平横放的左腿、如丘耸起的胸壑至被左手臂支撑的头部,创造了一个垂直的对位空间。而此向上的左手也与人物抬起的右脚相互平衡呼应,可说艺术家借助了夸张变形的裸女身姿,联系到东方山水奇石的造型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常玉《曲腿裸女》,油彩纤维板,1965年作,122.5x135cm,2019香港苏富比秋拍成交价:1.98亿港元,刷新常玉个人拍卖纪录

    画作解读:《曲腿裸女》中,人物的姿态结构精妙,其抬起的右膝为此仰卧的正向身体平面自水平横放的左腿、如丘耸起的胸壑至被左手臂支撑的头部,创造了一个垂直的对位空间。而此向上的左手也与人物抬起的右脚相互平衡呼应,可说艺术家借助了夸张变形的裸女身姿,联系到东方山水奇石的造型。

    2019年10月5日晚,香港苏富比2019年秋拍“现代艺术晚间拍卖”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,本次共33件精品上拍。其中,全场估价最高的常玉晚年巨作《曲腿裸女》当晚以1亿港元起拍,三个委托以一千万一口加价至1.7亿,最终以1.72亿港元落槌,加佣金最终以1.98亿港元成交。超越2011年《五裸女》的1.28亿港元,创造常玉作品拍卖价格的新纪录。

    在本场拍卖中,常玉的其他几幅作品也有不俗表现。创作于1930年代的《中国花布上的粉红裸女》,近90年来首登拍场,估价为3500至4500万港元,最终以4990万港元成交。另外,常玉的《盆花》以4364万港元成交。

    1965年12月17日,常玉在他的好友勒维夫妇家中迎来他人生最后一次个展。开幕当晚,中外好友欢聚一堂,包括潘玉良、赵无极、朱德群及席德进等。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常玉在此次展览之后数月即因煤气中毒,意外撒手人寰;而诞生于1965年4月的《曲腿裸女》便成其人生最后一件裸女创作。

    image.png

    种种迹象表明,常玉对这件《曲腿裸女》非常看重。在创作此件大画前,他先画了一幅油画小稿(目前藏于台北历史博物馆),之后才在7倍于底稿的大画布上创作,这在他以前的创作中很少见。此外,《曲腿裸女》还被常玉选用于勒维别墅所举办的个展邀请卡设计上。常玉将此图选用来代表该展主体形象的决定,除了显示他对此作的看重外,该作在其整体创作历程中的重要性亦不喻自言。在常玉去世后,该作还两次在艺术家的回顾大展中作为封面出现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常玉1901年生于四川顺庆(今南充),家里做纺织生意,后来还在上海开了中国第一家牙刷厂。他是一个标准的“富二代”,家境非常优渥,从小不愁吃穿,上面有哥哥持家,家里对他的期待就是“多念书”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图片来源/立青文教基金会提供

    他从小习书画,中国传统花鸟画得很好。他的书法老师赵熙是著名书法家,清末民初四川的“五老七贤”之一。中国传统书法和水墨山水对常玉影响至深,贯穿到他后来的创作中。

    用吴冠中的话说,“故国的宣纸哺育过少年常玉,这是终生不会消去的母亲的奶的馨香。”

    常玉20岁时就去了巴黎,除了家人去世时曾短暂回国,一生旅居国外。

    image.png

    《入浴》-image.png-《盘踞裸女》-

    常玉自己说:“欧洲绘画好比一席丰盛的菜肴,当中包含了很多烧烤、煎炸的食品以及各式肉类。我的作品则像是蔬菜、水果和沙拉,能帮助人们转换及改变对于欣赏绘画艺术的品味。”

    常玉的艺术人生

    常玉曾经好几次差点走红,可是却一次次没有把握机会,与名利擦肩而过。

    或许,这也与他自己清高的性格有关。

    与他交好的画家庞薰琹曾经回忆道:“人家请他画像,他约法三章:一先付钱,二画的时候不要看,三画完了拿走,不提这样那样的意见。同意这三个条件就画,不能实行这三个条件就告吹。”

    直到花甲之年,他仍然女友不断,且都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女郎。

    1956年,张大千到巴黎举办个展,常玉还特别介绍自己的年轻金发女友给他当模特儿。张大千为常玉女友画了幅像,后来被台北历史博物馆收藏。

    原文链接:https://new.qq.com/omn/20191007/20191007A08MNW00.html

    注:本文转载自腾讯新闻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